斗魚VS虎牙:用戶、定位、內容到資本的較量

很多人都說LOL、DOTA的時代已經過去了,但是現在電競圈火熱的英雄聯盟S8世界賽開賽期間,還是有很多人屁顛屁顛地去斗魚、虎牙等游戲直播平臺觀看。而且前段時間無人不知的“王者農藥”和“吃雞”游戲盛行后,依然直接引爆了游戲直播平臺。

可以說,游戲直播與直播、游戲和電競三個產業的關聯性是很大的,正是游戲直播的特殊性,電競圈的新賽事和火爆游戲都可把游戲直播平臺燒熱。而斗魚和虎牙作為游戲直播平臺的第一梯隊,必然熱度會比較高,因此,外界早就傳過“斗魚與虎牙,誰是游戲直播平臺第一”的疑問,那么接下來就看看游戲直播第一之稱會花落誰家?

用戶數據的較量:不相上下、各有千秋

直播平臺的競爭,說到底還是用戶量的競爭,而用戶量的多少可以直接從數據上面反饋出來。

據國內權威Trustdata《2018年Q1中國移動互聯網行業發展分析報告》,APP用戶規模指數中,斗魚直播為 2524W,虎牙直播為2320W,斗魚略領先于虎牙,但兩者差距較小,從此數據可知斗魚與虎牙在游戲直播市場上可謂“雙雄爭霸”。

如果說月度獨立設備數是衡量APP活躍度的重要指標,那么月度獨立設備數越高,證明app的用戶粘度就越大。從艾瑞數據中8月、9月的數據中可見,斗魚又分別以4108W臺、3964W臺的月度獨立設備數均超過了虎牙,雖然兩者的差距其實并不是很大,但是斗魚的領先程度較之前相比卻略微擴大。這也就說明在一個較長的周期內,斗魚的整體用戶活躍情況是比虎牙更為樂觀的。

然而,移動互聯網行業高度認可的國內權威數據機構QuestMobile《中國移動互聯網2018上半年大報告》的數據中顯示,在月均使用時長、日均使用時長等三項指標中虎牙分別以1603393.19萬分鐘、51722.36萬分鐘略領先斗魚,而斗魚則在月均使用次數、日均使用次數等方面以264062.14萬、8518.13萬略領先虎牙。由于斗魚和虎牙都有各自提供服務的方式,必然使用它們的用戶在某些習慣上面存在差異,導致使用時長和使用次數等數據略有不同,但整體來說是不分上下的,可見它們仍處于膠著狀態。

從以上的數據,不難看出斗魚與虎牙在不同維度上的數據相差不大,兩者的差距還未真正拉開,而作為游戲內容類直播的兩個頭部企業,似乎有“兩虎爭一山”之意,可以說,斗魚與虎牙的戰火不僅在用戶數據上蔓延開來,而且還伸展到了之后的發展方向上面。

布局方向較量:一個泛娛樂,一個游戲,但各有風險

斗魚和虎牙可以說都是游戲直播出身,但是兩者在布局未來的發展方向上大有不同。在2018年6月14日舉行的全球電競運動領袖峰會暨騰訊電競年度發布峰會上,虎牙CEO董榮杰著重闡述聚焦電競體育業務的思路,間接的表明了虎牙之后會繼續深耕游戲直播領域,而斗魚CEO陳少杰則大談體育娛樂化,同樣也側面體現了未來斗魚的發展偏向泛娛樂化。可以說,游戲直播遇到了分水嶺,那么孰好孰壞,尚不能過早下定論,畢竟兩者各有風險。

目前,斗魚直播涉獵了科技、戶外、美食、綜藝、語音、公益、電商等多個領域,并且還融入了短視頻功能。從斗魚的布局上看,其已經逐漸發展成泛娛樂的內容生產平臺,但是這樣的話,它的業務范疇就比較廣泛,聚焦度相對較弱,那么投入到其主業——游戲直播上面的精力相對于以前來說可能會略微減弱。

然而,縱觀現有的直播市場,泛娛樂化的平臺還是比較多的,不僅有映客、章魚等主打泛娛樂的平臺,還有“國民老公”王思聰和眾多明星坐鎮的熊貓直播。盡管斗魚有流量優勢,但是面對眾多較成熟的泛娛樂化直播平臺,它要想躍出水面,難度系數并不小。

而且泛娛樂布局相對于電競游戲直播來說,其用戶粘度有很大的不確定性,畢竟它的專業度跟電子競技是沒法比的,盡管泛娛樂的布局在短時間內能夠吸引一批觀眾來觀看直播,但是一旦有更新穎的娛樂布局平臺出現,就可能會面臨用戶量流失的窘境。

反觀虎牙未來的發展戰略,可以說,它選擇繼續深耕游戲直播領域,這個聚焦度是非常高了。虎牙不僅爭取在電競游戲直播方面拿下更多的版權,還著重培育主播的能力,同時還布局了游戲直播的海外市場。雖說這與電競體育需要走出國門的訴求一致,但是面臨市場的逐漸飽和與政策的收緊,專注游戲直播的虎牙能否在內容上有所突破,成為它必須要攻克的問題,因為這有可能會決定其在游戲直播領域的地位。

還有一點需要注意的是,虎牙有可能還會面臨著電競游戲直播版權拿不下的風險,如果是這樣,虎牙就極有可能會損失掉一批觀眾,而直播沒有了觀眾,將會面臨關閉直播間的風險。

總的來說,不管是斗魚布局泛娛樂還是虎牙深耕游戲直播,這兩者都有各自的風險所在。然而,一提到監管,斗魚和虎牙卻都有逃不了的責任。

內容的較量:監管是兩者命門

目前,直播逐漸獲得更多人的青睞,與此同時其準入門檻降低,很多直播平臺為了增加主播數量來獲取更多的流量入口,因此接受了一批不合要求規范的人,以此來濫竽充數,導致了現在的主播素質參差不齊的情況日益凸顯。而游戲直播平臺也難逃于此,據了解,斗魚和虎牙常被報道它們的監管力度不夠,而這主要都表現在主播的質量上面。

就在8月4日,虎牙直播出現了分裂國家主權言論的風波。主播寒夜解說王者榮耀冠軍杯淘汰賽——臺灣的AHQ戰隊對陣EMC戰隊時,寒夜竟然表示:EMC加油!把外國隊打出去!但是AHQ作為臺灣地區的戰隊,也是屬于中國的,而這一句言論足以見得主播的認知水平是非常低的。

所謂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在此不久后,虎牙主播“莉哥”在直播期間戲唱國歌一事又在網絡上引發了軒然大波,隨后虎牙直播官方在微博回應稱,即日起封禁主播莉哥直播間,凍結主播莉哥的直播賬號,下架了其全部相關影響作品,并且按照法律她被依法處以行政拘留5日。

除此之外,斗魚也因監管不利,平臺上無底線的主播也接二連三的被爆出,比如直播造人、B總001事件等。

縱觀斗魚與虎牙的整個發展史,可見有很多主播的直播內容都不合格,甚至在直播過程中調侃歷史事實、挑戰法律及道德底線。這些事件都從各方面反映了斗魚和虎牙的監管強度不夠,可見它們并不夠注重這方面的把控,如果它們真的注重網絡的健康與安全,并且提高主播的準入門檻,就不會接連不斷地出現下流低俗的事件。可以說,平臺方對主播的監管及引導作用是很重要的。

要知道,斗魚和虎牙直播的質量有可能會直接影響到斗魚和虎牙它們目前的用戶基數與粘度,而在它們的監管都有問題下,未來斗魚和虎牙誰是游戲直播第一就很難說了。

且戰且燒錢,斗魚和虎牙誰才是最終贏家?

自從5月虎牙上市后,圍繞“誰才是游戲直播第一平臺”的爭斗就沒有停止過。對于斗魚和和虎牙的這場戰爭,誰能獲利更多?市場又更看好誰呢?

從營收結構上看,斗魚已經擺脫了單純靠用戶打賞的獲利形式,而是在用戶打賞的基礎上結合了廣告、游戲和項目聯運、商業節目植入和電商等方式,向多元化盈利模式靠近。相比之下,虎牙目前95%的盈利還是依靠用戶打賞來完成,只有5%的廣告和其他收入,顯得十分單薄。可以說,斗魚的營收結構是比虎牙健康的,那么在盈利的穩定性上來說,斗魚也是略勝一籌。

從融資狀況看,虎牙從成立到現在,共經歷了2次大的融資,一次是2017年5月進行的A輪融資中共融資了7500萬美金,另一次就是在2018年3月騰訊獨家戰略投資了4.6億美元,使虎牙完成了B輪融資。而反觀斗魚,從誕生到現在已經完成了近5次融資,而且在2018年3月也獲得了騰訊的融資,并且在金額和估值上斗魚都領先于虎牙。

這么看來,在這個燒錢的游戲直播行業,斗魚從發展初期就能獲得大量的資金,這對它之后的發展是很有利的,也就是說,斗魚在資本方面可能更受青睞。如果說它的發展前景不被看好,那么資本是沒有興趣對它進行加持的。

但是斗魚現在是什么業務都想搞,結果有可能什么業務都搞不好,還有可能會在游戲直播業務上喪失掉它獨有的競爭力。換句話說,斗魚目前處于角色定位不夠清晰的狀態,而未來必定是垂直化發展的市場,那么虎牙深耕的游戲直播領域可能更符合未來的發展趨勢,或許這也就是它為什么能夠成為第一個上市的游戲直播平臺的原因。

總的來說,游戲直播行業到了岔路口,向左或向右都有不同的景象,而市場并非只認一個方向,不同的發展格局也并不能說明誰對誰錯。就目前的格局來看,虎牙有資源有人氣,若不斷加強建筑游戲直播壁壘,未來盈利應該不是問題。至于斗魚,它要是能在泛娛樂轉型中找到突破口,在眾多泛娛樂平臺中脫穎而出,那么斗魚領軍泛娛樂領域也指日可待。

(下載iPhone或Android應用“經理人分享”,一個只為職業精英人群提供優質知識服務的分享平臺。不做單純的資訊推送,致力于成為你的私人智庫。)

作者:劉曠
來源:曠創投網公眾號,ID:liukuang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