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創業者和連續創業者,就應該被授予榮譽的勛章嗎?

礪石咨詢合伙人 劉國華 | 作者

付迎爽 | 編輯

不管是在社會民眾眼里,還是在創投圈中,“年輕創業者”和“連續創業者”這兩個群體儼然已經被授予很多讓人羨慕垂涎的榮譽勛章。但實際上,對這類人群的推崇是公眾對這兩類人群形成的一種認識偏差。除了極少數成功的個案,更多的“年輕創業者”與“連續創業者”身上其實是急功近利與毫無耐心。

1

受邀參加過幾次創業者的論壇,每次結束后都會收到很多年輕CEO的名片,年齡都是清一色的二十出頭。有的創業者,甚至已經連續創業過好幾次,基本上一年一個新項目。

此后,我便不敢再去這樣的場合。因為在那種場合下,感覺自己像一塊“老臘肉”穿行在一群“小鮮肉”中間,時刻有怕把油膩蹭到他們身上的緊張感。

不管是在民眾還是在創投圈,“年輕創業者”和“連續創業者”儼然已經成為一個榮譽勛章,令很多人羨慕垂涎。

在國家提倡“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大背景下,創業的門檻越來越低,不少年輕的創業者的確創造了不少以前聞所未聞的各種商業模式,有的連續創業者的確也給了很多菜鳥創業者很多激勵和啟發。

但是年輕創業者真應該掛上榮譽的勛章?連續創業者創業的成功率就一定高嗎?大部分情況下,可能只是媒體選擇性傳播的印象產物,是社會大眾對這兩類人群的一種認識偏差。

關于認知偏差有一個經典的案例:二戰期間,美國空軍對戰斗機做了一次統計。統計結果發現,飛回來的飛機翅膀中彈特別多,機艙彈孔反而沒多少。幸存下來的人按照這個事實推斷,因為機翼中彈的可能性最高,為了減少飛機失事率,就應該對機翼進行加固或者采取其他措施。

但是如果我們轉念一想,其實不是這樣的。事實上,恰恰應當加固的,是中彈率較低的機艙和發動機裝甲。因為被打中機艙和發動機的飛機都沒有飛回來,直接墜毀了,你連數彈孔的機會都沒有,而打中翅膀的飛機還能僥幸飛回來。后來的實踐證實了這一點,他們加固了機艙裝甲,果然飛機墜毀率下降了。

這種所謂的幸存者偏見(survival bias)在創業中大量的存在:重要但被忽視的一面,往往才是最重要的。我們對于年輕創業者的關注,使得過多的眼光看到了極少數傳奇的成功,而忽略了數量巨大的失敗;看到連續創業者的勇氣,卻很少了解他們為何要一次次創業。

2

越年輕創業,越成功的,他們的故事就越具有傳奇色彩,被媒體夸張與傳播的次數就越多。尤其是在互聯網行業,更是如此。

1976年的愚人節,喬布斯、沃茲及喬布斯的朋友龍·韋恩簽署了一份合同,決定成立一家電腦公司。這就是如今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蘋果公司的起點。而此前一個多月,喬布斯剛剛過完21歲生日。

在喬布斯成立蘋果公司不到8個月,比爾·蓋茨從哈佛大學輟學創業,建立起了今后的微軟軟件帝國。那年比爾·蓋茨也是21歲,而且也是剛剛過完生日。現如今,微軟系統的普及率在民間幾乎達到了全覆蓋,比爾·蓋茨已經成為世界首富的代名詞,24年中有18次問鼎福布斯財富榜首位。

新一代年輕人創業的代表,無疑是哈佛大學二年級就輟學開始創業的扎克伯格。他在2004年建立Facebook網站時,才20歲的年紀,如今個人財富已經躋身世界富豪榜前五,2018年達到725億美元。

在國內,27歲時創立騰訊的馬化騰,26歲創立網易的丁磊,同樣是很多年輕創業者的偶像。在“2018福布斯全球億萬富豪排行榜”中,他們的個人財富分別達到了453億美金和174億美金。

這幾年創投市場風起云涌,熱鬧非凡,許多雄心勃勃的20多歲的年輕創業者已經獲得了資金支持,急于成為下一個喬布斯、蓋茨、扎克伯格或馬化騰。

這些帶著光環的年輕創業者激發了很多人的創業熱情。雷軍就是在看完邁克爾·斯韋因《硅谷之火》里面年輕人的創業故事,連續在大學操場跑了幾天后,埋下了創業的種子。

但是這些優秀年輕創業者的故事,很多人只讀到了一半。他們在激勵新一代創業者的同時,也誤導了很多人的視線。

3

美國西北大學教授本杰明·瓊斯說:人們喜歡不同尋常的故事,但是事實上年輕人獲得巨大的成功并不是一種普遍現象,只是故事放大了其自身的影響力。

社會大眾印象里的年輕人在創業者群體中的主導地位,其實是源于媒體對于少數面向消費者的互聯網行業,特別是社交媒體創業者的過度曝光。其他相對顯得傳統的行業,明顯沒有得到應該受到的關注。實際上,只要我們稍稍轉移一下視線,對準一下中年創業者,你會發現這里才是大部隊。

馬云35歲時建立了阿里巴巴,王健林35歲創業出任了萬達董事長,寶潔公司創始人威廉·波克特、索尼公司創始人井深大都是35歲開始創業,然后才開啟輝煌的人生。

柳傳志40歲時創立聯想集團,華為創始人任正非、沃爾瑪創始人山姆·沃爾頓、娃哈哈創始人宗慶后也都是43歲后,才開始創立自己的事業。這還不算,年紀更大的成功創業者也大有人在,比如61歲創立IBM公司的查爾斯·弗林特、66歲的肯德基創始人山德士上校。

如果你覺得這些隨手舉出的幾個案例不足以說明問題,那我們繼續看看權威的統計數據。

美國國家經濟研究局發布的一項研究發現,美國前0.1%增長最快的企業中,創始人的平均年齡達到了45歲。在不同的高科技行業、創業中心和成功退出的公司中,平均年齡仍然是這樣。

Pierre Azoulay,Benjamin Jones,J. Daniel Kim以及Javier Miranda幾位教授利用來自美國人口普查局的數據集,分析了近年來美國所有初創企業創始人的年齡,該成果發表在《哈佛商業評論》這本權威雜志上。

他們的團隊發現,創業者建立自己公司的平均年齡是42歲。當然,這些新企業中絕大多數是比較傳統的,不太追求快速壯大的小微企業,例如干洗店和餐館等。

看到這里,很多人會反駁說這不說明問題,因為年輕人創業主要是在科技公司中,傳統行業本來就很“老齡化”。為了搞清楚這個問題,該研究團隊又篩選出氣質上更接近典型高科技初創公司的企業,加入了一些其他指標,諸如公司是否獲得了專利、是否獲得過風險投資以及是否處于一個需要雇傭大量專業人才的行業。他們還關注這些初創企業的地理位置,比如它們是否位于硅谷這樣的創業中心。

加入了這些篩選條件之后,研究團隊的分析結果并沒有改變之前的主要結論:高科技創業者建立公司時的平均年齡也在40歲出頭。與此同時,他們的研究的確也發現,互聯網軟件行業創始人的平均年齡是要年輕一些,但并沒有年輕到20多歲,石油、天然氣以及生物技術等行業,創業者的平均年齡更是到了47歲。從下圖中我們能看到,30-60歲的創業者占到了絕大部分。

▲創始人的平均年齡分布

4

既然如此,為什么風投公司會喜歡投資年輕人創立的公司呢?這里的原因是多種多樣的,其中一種原因可能是風投公司本身的認識偏差。

許多投資者認為,年輕創業者基本上都是單身,家里也不需要他們照顧,甚至還被父母照顧著。這樣一來,干擾他們工作的事情就比較少,可以沒日沒夜的不停地工作,以實現創業者的夢想,也快速實現他們的投資回報。但事實上,這是一種對時間的誤解。一名剛從大學畢業的畢業生即使每天工作24個小時,因為經驗的欠缺,可能還抵不過“老司機”的8小時工作。

其次,就是很多投資人認為中年人“前怕狼、后怕虎”的膽怯,年輕的創業者是沒有的。對有家庭的中年人來說,抵押貸款、房租、兒童保育和教育都是他們要核心考慮的,很多人的財務緩沖期不會超過一年。一旦創業不順利,緩沖期消失,他們的勇氣就會大打折扣。而對于年輕人而言,“光腳的不怕穿鞋的”“一人吃飽,全家不餓”才是他們豪氣的口頭禪。

但是這種所謂的勇敢就是創業者必須的么?老子在《道德經》中說,“見小曰明,守柔曰強”,意思是能夠察見細微,才能叫做明白;能夠持守柔弱,才能叫做堅強,這才是真正的勇敢。老子又說,“勇于敢則殺”,所以真正的勇敢是“勇于不敢”,公開承認自己不敢,這需要更大的勇氣。如果年輕創業者的“勇敢”像這種“暴虎馮河,死而無悔”的匹夫之勇,實在是與成功的創業越走越遠。

此外,許多投資者認為年輕的創始人好奇心強,充滿激情,敢于夢想,想象力不會被現實束縛,最終實現不可能的事情。但是,事實又是什么呢?他們的夢想可能真是不著邊際的,是他們缺乏經驗的反映。敢于夢想不是年輕人的專屬,年長的創始人在“約束條件下”的激情夢想,才是真正難能可貴。他們會在經驗偏見和解決問題的開放心態中尋找到一個平衡,最終也會讓解決問題的方案變得更加真實和令人振奮。

IBM公司曾經將知識分為四類:第一類知識叫數據,第二類知識是從數據里提煉出來的信息,第三類知識是從信息里總結出來的規律,最高層知識則是利用這種規律,快速判斷和決策商業機會的智慧。而這種智慧,年輕人卻很少能夠擁有,往往是那些摸爬滾打十多年才會初具形態。以雷軍來說,他很多的體會是在他41歲創立小米后開始的。

5

談完不同年齡創業者的數量,我們再看創業的質量。同樣根據在《哈佛商業評論》上的研究,在創辦了公司的人當中,年長創業者的成功率要高得多。而且,創業公司的總體業績隨著創業者年齡的增長迅速攀升,并在50多歲達到峰值。

▲不同年齡階段創業者的成功率

如果你去研究蓋茨、喬布斯、貝佐斯、布林以及佩奇等這些著名的年輕創業者,你會發現其創業的公司的市值增長率在這些創始人中年時才達到了頂峰。

喬布斯盡管21歲就開始創立了蘋果公司,但是蘋果公司推出公司歷史上最賺錢的iPhone時,他已經52歲了。貝佐斯盡管在31歲時創立了亞馬遜,但其市值增長率也在貝佐斯45歲時才來到頂峰。同樣,馬化騰47歲了,騰訊的峰值才剛剛來臨。

盡管很多杰出的創始人在年輕時就擁有非凡的智慧,取得了常人難以企及的成功,但是隨著年齡的增長,他們一般都能獲得更大的成功。因此,面對兩個一無所知的企業家,作為投資人應該選擇年長的那個。

根據研究,在某個特定領域擁有3年以上工作經驗的創業者,其創業成功的幾率要高出85%。在各年齡階段創業的成功率統計中,50歲的企業家是30歲的企業家創辦公司成功可能性的1.8倍。

由于我們對年輕人創業的過多關注,導致大批渴望創業但一頭霧水的創業新人涌入,包括大量的大學生和MBA的學生,即使他們的學校曾告誡不要過快地去創業。夢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大多數創業者均是以失敗告終。除了花掉家里積蓄不說,他們很多也再難安安心心做一份沉下來的工作。

6

越來越多的人對年輕創業者開始持懷疑態度,但很多人對“連續創業者”卻是天然帶著崇拜和幻想。這些連續創業者在第一次創業失敗成功退出被收購后,繼續開啟自己的第二次、第三次甚至更多次的創業歷程。很多人都認為,連續創業者是創業者中的“戰斗機”,他們成功的幾率會大很多。

在投資人眼里,那些有技術能力、堅韌不拔的連續創業者們都是“寶藏”。創新工場的李開復博士曾在《財經天下》的采訪中就表示,從好感度或者獲投成功率來講,排序應該是:連續創業者、大公司背景創業者、沒有經驗的初次創業者。但事實是這樣的嗎?

對于連續創業者而言,他們的優勢自然是經驗豐富。遇到相同的問題,有經驗的“老司機”會沉著應對,然后去逐個擊破。而第一次創業者,往往兩眼一抹黑,不知所措。

但連續創業者的經驗有時候就是失敗的來源。INSEAD商學院有一項研究發現:比起只有少量經驗的人,更有經驗的管理者并沒有產生高效的效果。也就是說,管理經驗對管理其實是無效的。一場真正的變革性運動的發起者常常是毫無經驗的人,一個行業的變革者也往往是行業外的闖入者。

對于連續創業失敗的創業者來講,很多人往往具有經驗的廣度,卻難有經驗的深度,也就是根本沒有理解為何會失敗。這種人連續創業多少次都不會成功的,因為他們可能會在同一個地方再次栽跟頭。

有中國巴菲特之稱的郭廣昌在談到他對經驗型員工的看法時說:“我現在覺得,經驗很豐富的人其實有點可怕。因為他多年形成了一種工作習慣,已經習慣于一種思維了。要改變這種思維,其實比較難。我每次要用經驗豐富的人時,都心驚膽顫,因為我怕他們為經驗所困,在經驗里走不出來。”

蔚來汽車創始人李斌在極客公園Rebuild 2018科技商業峰會上,直接否認了連續創業者風險更小的說法。他認為,“其實你這一次買了彩票,不代表你下一次一定會中獎,我覺得連續創業不一定有更高的成功率。如果你去看全世界最知名的這些企業家創業者,其實基本上都是第一次創業最成功的。”

不客氣的說,很多連續創業者的本質就是連續失敗者。他們有敏銳的洞察力,也能快速做出一個不錯的產品或者商業模式,但他們很難做出一個好公司,把握公司發展的節奏。他們的存在,只是曇花一現,留下一地雞毛。

此外,現在很多所謂“連續創業者”中,有很大一部分的心思已經不在創業本身上,更不在創立一個偉大的公司或者品牌,解決一個商業的痛點問題,而是放在對“成功退出”極大的關注上。他們以獲得高估值,成功“賣掉”公司作為終極目標,這其實是極其危險的。

所以,連續創業者比初次創業者更容易成功嗎?從概率上講是的,但原因僅僅是因為初次創業者的人數基礎太大。

7

創業與成長一樣,是一輩子的事,太急無異于拔苗助長,適得其反。

古希臘偉大的哲學家柏拉圖曾說:“耐心是一切聰明才智的基礎”,耐心和持久勝過激烈和狂熱。這正如巴爾扎克《人間喜劇》里表達的一樣:人類所有的力量,只是耐心加上時間的混合。

奧美互動全球董事長兼CEO布萊恩·費瑟斯通豪,通過大量的數據統計得出,個人財富累積大約會在65歲時達到高峰,而40歲前所累積的只有65歲時的10%到15%左右。大部分的個人財富累積都集中在40歲之后。

股神巴菲特99%的財富也是在50歲生日之后賺到的,其中95%的財富還是60歲以后賺到的。他對股票市場那句著名的論斷:“股票場是財富的再分配系統。它將金錢從那些沒有耐心的人身上奪走,并分配給那些富有耐心的人”,也在告誡我們耐心的重要性。他的搭檔查理·芒格也表達了同樣的商業智慧:你需要的不是大量的行動,而是大量的耐心。

對于很多年輕的創業者而言,不要太過執著于當前自己財富的增長速度,而是努力培養自己的商業耐心和抓住時機的能力。

在此之前,盡管滿地都是六便士,但我們仍要抬頭看著月亮。

(下載iPhone或Android應用“經理人分享”,一個只為職業精英人群提供優質知識服務的分享平臺。不做單純的資訊推送,致力于成為你的私人智庫。)

作者: 劉國華
來源:礪石商業評論(ID:libusin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