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慮的IBM和它340億美金買下的未來

作者 | 郭一刀

編輯 | 李越

北京時間10月28日,IBM宣布以340億美元收購開源軟件公司紅帽(紅帽),尋求硬件及咨詢業務的多元化,增加高利潤產品和服務。值得注意的是,此次交易不僅是IBM有史以來最大的一次并購,也是美國科技史上第三大交易。

據悉,雙方已經達成最終協議,IBM將按照每股190美元的價格,以現金交易形式收購紅帽所有股票,這一收購價格比紅帽周五收盤價116.68美元溢價63%。

紅帽是一家創立于1993年的Linux軟件制造商,公司主要出售基于開放源代碼Linux操作系統的軟件和服務。2013年,紅帽發布OpenStack平臺,正式邁向云計算。

各取所需

對于紅帽而言,過去五年它的業績和股價都實現了飛躍式上漲,其在2017年實現營收24億美元,2018年更是有望達到30億美元。

盡管紅帽在上季度公布了創下新紀錄的11份價值超過500萬美元的合同和73份價值超過100萬美元的合同。但是到了2018年夏天,資本市場開始意識到,紅帽的業務規模相比亞馬遜等巨頭還是太小,很難持續保持高速增長,繼而挑戰巨頭企業,人們對這家公司的未來感到擔憂,于是在過去6個月其股價下跌了超過25%。

對于IBM而言,其情況比紅帽要糟糕太多,這個昔日的“藍色巨人”步伐緩慢,走了好幾年的盛極而衰之路。過去6年,IBM的營收一直處于下滑之中,雖然今年上半年有所增長,但是到了第三季度,IBM營收187.6億美元,再度同比下滑2.1%,低于市場預期。其中,公司最大的營收來源為技術服務和云平臺,貢獻收入超過83億美元,同比下滑2.0%,同樣低于預期。

當現有的主營業務遭遇增長瓶頸,IBM勢必要押注新的業務,尋找新的增長點。這時,云計算、人工智能進入了IBM的視野。其中,人工智能不但是IBM沒有獲得大規模成功,全球其他巨頭也一樣沒有取得真正意義上的成功。相比之下,云計算領域成功的企業并不少,但是IBM并沒有太大的優勢,而是被其他家領先了。

IBM收購紅帽,是IBM企圖改變全球云計算市場格局的一次大賭博。目前,IBM憑借云計算和AI隸屬全球領先企業。從數據上來看,亞馬遜AWS第三季度收入同比增長46%至66.8億美元,微軟Azure云在過去幾個季度中同樣以年比年超過50%的速度增長。IBM要想以一己之力想要打破現有格局很難,因此抱團取暖不失為一種值得嘗試的方式。

對于紅帽而言,有了IBM強大的資源支持,其獲取客戶的能力得以提升,有望繼續保持高速增長,繼而調整亞馬遜、微軟等巨頭。

可以說,這是一次各取所需的交易。只是,資本市場不這么看,畢竟IBM收購紅帽時,給出了對方63%的股票溢價。截至發稿,IBM股價盤前暴跌超過5%,紅帽股價則暴漲51.7%。

云計算的不同路徑

在19世紀末期,當公用電廠第一次出現時,工廠主們歡呼雀躍,再也不需要為自制發電設備發愁。云計算的出現,有相似之處,企業們可以減少大量用于網絡、服務器、存儲方面的支出,將大量數據加入公有云的資源池里運算。

當然,為了安全起見,企業可以在內部構建私有云運行自己的某些關鍵數據。公有私有混合使用下的混合云,是大多數企業使用實現云計算的唯一實用方式,達到了既省錢又安全的目的。但目前的情況是,為企業提供云服務的平臺太多,而這些不同的平臺通常不允許數據在它們之間輕松移動。

就像IBM首席執行官Ginni Rometty在聲明中所說的那樣,“收購紅帽是一個改變游戲規則的方式。它改變了有關云市場的一切”。 IBM和紅帽紅帽在一起,將“有能力解決這個問題”。

 IBM首席執行官Ginni Rometty

眾所周知,開源Linux系統是云計算的首選操作系統,而紅帽是一家基于Linux操作系統銷售軟件和服務的企業。紅帽是目前幾個主要Linux項目的貢獻者,并且2016年是Linux內核的第二大貢獻者,僅次于硅谷芯片巨頭英特爾。

基于自身的業務屬性,紅帽稱其軟件將通過允許數據更容易移動來解決“不同云平臺間數據難以移動”的問題。即收購紅帽后,IBM不但不會終止紅帽與其他公司的合作,反而會努力擴展它們,借此進入企業云服務的數據遷移市場。做云計算的平臺,和為云計算平臺服務,這是兩碼事。

在此之前,IBM是通過收購SoftLayer的方式,基于OpenStack搭建,最晚進入主要公有云服務商名單的,也是這個名單里年度營收增速最慢的。從市場情況來看,全球云計算市場中,亞馬遜AWS、微軟Azure、谷歌云依然遙遙領先,IBM處于落后地位。錯失了先機的IBM,在亞馬遜,微軟和谷歌每年花費數十億美元建立的巨型數據中心面前,幾乎無力與之抗衡。

進入為競爭對手們提供數據遷移服務的市場后,IBM搖身一變,從云市場只有個位數份額的落后者成了為云計算企業提供服務的領跑者。這可以看做是一種認輸,但也不失為一個明智的選擇,在為云計算大公司們提供服務的新興領域內,IBM有機會占據主動。

如今,大多數公司的業務只有20%與云計算相關,租用計算能力來削減成本,接下來的80%是關于釋放實際業務價值和推動增長。釋放這部分價值,需要更好的數據遷移手段,提取更多數據并優化業務的每個部分,從供應鏈到銷售。

總計擁有1140億美元市值的IBM,在紅帽周五收盤價基礎上溢價63%,以340億美元收購紅帽,已經算得上是孤注一擲了。雙方此前的合作伙伴關系已經持續了20年,這次交易預計將在 2019 年下半年完成,為了完成交易,IBM計劃暫停 2020 年和 2021 年的股票回購。 “藍色巨人”IBM,希望能夠涅槃重生。

中國云計算

之前我們探討的一切IBM由云計算領域轉向數據遷移領域的問題,實際上都基于開源Linux系統是云計算的首選操作系統,紅帽是Linux領域的行家。事實上,并不是所有的云計算企業都是基于Linux系統的,例如阿里巴巴。 

目前,中國云計算有兩種發展路徑:一種是基于OpenStack等第三方軟件搭建,比如騰訊云、網易云和華為云;一種是從底層操作系統開始自主研發,比如阿里云的飛天。早在今年的云棲大會·南京峰會上,阿里云副總裁李津就曾表示堅信自家的方式才能走得更遠,并其他友商都是“拿來主義”。

IBM收購紅帽后,預計將為亞馬遜AWS、微軟Azure、谷歌云等平臺提供數據遷移服務。“開源”云的競爭力將進一步增強,阿里云可能會顯得更形單影只。

其實在此之前,阿里云已經被基于開源系統的華為云上了一課。在“國家稅務總局網絡學院培訓平臺轉型升級公有云租用項目”中,國稅總局因為租用了一年的公有云服務即將到期,決定以招標預算為1650萬采購3年的公有云服務。

最終華為以1050萬元拿下該項目,阿里云對結果存在質疑,認為華為提供虛假材料謀取中標,于是把國采中心投訴至財政部。財政部對此展開了調查,最終認為投訴事項缺乏事實依據,駁回了投訴。

網易云部門亦提出過截然相反的觀點。針對阿里云李津“拿來主義”的批評,網易副總裁、網易杭州研究院執行院長汪源認為“開放不等于拿來主義,反而更能自主可控,開放才是未來。”這與如今IBM的收購行為似乎是站在了同一戰線。

早在OpenStack開源項目尚未成熟的時候,網易就持看好態度,并很早就投入使用。“開源開放的生態,對于云計算來說有著重大意義,未來可以讓開發者避免很多重復工作,把時間和精力都集中在更有價值的事情上。”而網易云也憑借著對開源開放之路的堅持,在云計算的服務市場走出了自己的風采。

無論是國際市場還是國內市場,云計算領域的競爭度顯得格外慘烈:第一遙遙領先,市場份額在一半左右,單獨構成第一集團;緊隨其后的少數幾家企業,以個位數左右的市場份額形成第二集團;其他無數企業則不被重視。

有趣的現象是,在國際市場,處于領先地位的亞馬遜、微軟、谷歌和IBM均采用開源模式,只有阿里云一家是從底層操作系統開始自主研發并處于下風。在國內市場,卻是阿里云領先,走開源開放路子的眾多云計算平臺均被壓制。

這一現象,既得益于阿里王堅等人對云計算的提前部署和執著投入,也得益于國際云計算服務企業進入國內市場的艱難。但是,如果未來數據遷移的難度能降低,云平臺們讓數據互通,使產業優化幾乎勢在必行。即使國際巨頭們不進入國內市場,“華為云網易云”這類基于開源開放模式的云計算企業們,也將更容易“報團取暖”。

在國際市場,借助IBM即將要進入的數據遷移,開源的服務也將獲得更大優勢,讓云計算釋放出所謂的“未開發的80%”業務價值。基于自身電商業務出發,從底層系統自主研發的阿里云可能會因為無法與友商們良好合作,面臨更大的挑戰。

目前,阿里云在國內占據著頭把交椅。在企業級云服務這條愈發擁擠的賽道上,伴隨著不斷加入的新力量,百花齊放爭相斗艷,競爭的方式和結果隨時都可能被改寫。

(下載iPhone或Android應用“經理人分享”,一個只為職業精英人群提供優質知識服務的分享平臺。不做單純的資訊推送,致力于成為你的私人智庫。)

作者: 郭一刀
來源:銀杏財經(ID:threemorn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