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鵬的搜狐往事

作者|張熹  來源|藍媒匯

那個在搜狐打拼了近15年的“屌絲”男士,終究還是離開了。

11月1日,大鵬(本名董成鵬)在朋友圈表示“懷念,感恩,祝福”,宣布正式從搜狐離職。另一邊,搜狐總裁張朝陽也在直播中確認了大鵬已經離職的消息。

曾經,《新周刊》將“2012年年度最佳視頻節目主持人”頒給大鵬時,評價他是草根文化的代表人物,也是真正誕生于互聯網的第一主持人。

后來,大鵬自編自導自演的電影《煎餅俠》票房超11億,他又在《奇葩說》節目中,放話“我都十億導演了干嘛要主持”,并當場宣布退出主持界。

還有記者問過大鵬,你覺得自己離卓別林、周星馳這些喜劇大師還有多遠?他回答:“差一千個周立波。”

但如今,這些舉動和豪言壯語,卻都是“搜狐大鵬”時代的往事了。

1.屌絲逆襲

2004年 4 月的某個清晨,大鵬從通州一間破舊的出租屋里走了出來,他坐八通線在國貿換乘一號線,去位于長安街的搜狐總部打卡上班。

那一年,他22歲,剛剛從吉林建筑大學工程管理專業畢業,職位是音樂頻道實習編輯,工作時間是早班7點到下午5點,最晚要加班到凌晨兩點。

在此之前,大鵬的夢想是做音樂,先后在長春組過地下樂隊“及格樂隊”、“天空樂隊”,并擔任吉他手兼主唱。

他曾和北京一家經紀公司簽約,拿了家里的三萬八千塊錢準備出張唱片。后來經紀公司人影都找不著了,才意識被騙。

大鵬還去過后海面試酒吧歌手,可惜老板都沒聽他唱歌,只看了一眼他的外貌就拒絕了。這段經歷后來被寫進了自傳小說,他自嘲道:“我當時應該戴個長假發去就好了。”

窘迫之際,搜狐公司向他伸出了橄欖枝。

當編輯的日子里,版面點擊率和績效指標直接掛鉤,為此大鵬想盡了一切辦法,他漸漸知道了罵什么明星會有人看,也會刻意起一些類似“震驚體”的標題去吸引網民的眼球。

一次,視頻節目的主持人臨時有事來不了,大鵬自告奮勇地頂替了一把,從那以后就從幕后轉到了臺前。

那檔節目叫《明星在線》,后來搜狐視頻引進了前湖南經視的主持人黃銳,黃銳比大鵬長得更帥氣、更上鏡,他的到來使得大鵬又不得不回到原來編輯和策劃的崗位。但命運總是會眷顧到那條一旦咬住的魚鉤就絕不松口的咸魚。

大鵬不甘心,又申請開一檔新的視頻節目,公司并沒有反對,抱著讓他試試看的態度,2007年1月,《大鵬嘚吧嘚》正式上線。

主持《大鵬嘚吧嘚》期間,大鵬開始小有人氣,積累脫口秀節目經驗的同時,積攢的也是在娛樂圈內的人脈資源。

因為趙本山與搜狐視頻戰略合作的關系,經常主持活動的大鵬走進了趙本山的視線,2010年4月5日,他正式成為了趙本山第53位弟子。

從默默無聞的實習編輯到東北喜劇巔峰跟前的“紅人”,大鵬的經歷儼然是一出“屌絲逆襲”的勵志大戲。

真正讓他一炮走紅的正是搜狐的網絡自制劇《屌絲男士》。

2.強大“靠山”

大鵬看了德國喜劇系列《屌絲女士》受到啟發,發現可以讓一個人在同一集中演很多角色,以拼段子的方式穿起整部劇。 

彼時搜狐正在摸索自制網絡劇這條路,他把這個創意和自制劇部門一說,大家都很感興趣,負責自制劇的王皓讓他給出了落實方案和具體時間表,并迅速拍出樣片。

2012年,大鵬開始自編自導自演《屌絲男士》。

他專門寫找了個撰稿團隊寫段子,也會去微博上“段子手”找外援編詞。并且這部劇最大的特色就是有很多明星客串。

能夠在同一劇中同時看到柳巖、吳秀波、湯唯、鄧超、孫儷、李菁、何云偉等上百位當紅明星,很多人都在納悶大鵬到底有什么本事能請得動那么多明星。

當時有傳聞大鵬的老婆張文露是張朝陽的妹妹,明星們都是看在張朝陽的面子上,才去客串。這個傳聞被大鵬本人證實是假的,雙方除了姓氏相同之外并無半點關系。

理性來看,能起眾多明星客串也與他所在的平臺有很大關系,對于明星而言,上搜狐視頻可以增加曝光度,合作也算是雙方共贏。

雖然大鵬不是張朝陽的妹夫,但后者一定是他的貴人和靠山。

2012年《大鵬嘚吧嘚》新改版的片頭抄襲了美國的《柯南秀》,引發了網友們的炮轟。大鵬立刻問張朝陽怎么辦,要不要道歉,張朝陽說就用你自己的方式解決吧。

于是,大鵬就在最新一期節目中采用了自嘲式道歉,還故意用蹩腳英文模仿對方。這種調侃互動化解了一場公關危機,并且后來對方還免費制作了一個特別片頭送給搜狐。

大鵬曾經說過,張朝陽對他最大的幫助就是——不管,從來沒有約束。2014年,得到張朝陽的支持,拿到了2000萬元拍攝自己的第一部電影《煎餅俠》。

在挑選角色的時候,大鵬準備啟用袁姍姍當女一號,以及一個名不見經傳的演員做男二號,前者的演技在圈內備受質疑,而后者只是在一些聯歡會上表演過一些小節目。

這在常人看來有些難以理解,但是張朝陽給出了近乎無條件的信任:“你愿意怎么樣就怎么樣吧,反正這電影是你的,你喜歡你就做”。

3.好聚好散

事實上,大鵬離職早就已有征兆。

舉個例子,大鵬執導的第一部電影《煎餅俠》的出品公司是搜狐視頻、新麗傳媒、萬達影業,但到了第二部電影《縫紉機樂隊》,出品方則是他城影業、儒意影業、青春光線、萬達影業、樂合影業等,而這時搜狐視頻的名字儼然缺席了。

另外,他城影業的法人代表、董事長兼總經理正是大鵬本人。大鵬的商業布局始于2014年,那一年他成立了個人工作室——董成鵬文化傳媒(上海)工作室,由他本人100%控股。

據啟信寶查詢可知,除了上述兩家公司,大鵬還在上海榕朵影視文化工作室、上海他城影業影視傳媒有限公司擔任法人。

從投資布局的角度來看,或許大鵬趨向于脫離搜狐這座強大的“靠山”,自己單打獨斗。不過在此之前,大鵬也確實沒有讓老東家失望。

大鵬的電影,僅《煎餅俠》就收獲11.62億票房。根據官方說法,這部電影的制作和發行成本為5000萬,拍攝制作的成本大概是1300萬元,演員成本是800萬元,宣傳發行成本占到了2700萬元。

根據搜狐當年第三季度的財報顯示,電影《煎餅俠》為搜狐帶來2900萬美元的凈收益。投資回報率高達9倍,這無疑為搜狐扭虧為盈的財報立下了不小的功勞。

此外,張朝陽還在電影中客串了一個角色,表演練瑜伽的老板。這件事兒,本來張是拒絕的,但是大鵬卻跟他說:這部電影里顏值最高的,本來是我,你來就是你了,于是張朝陽就真的來了。

片中有一個情節是因大鵬飾演的角色惹上丑聞,公司宣布要與之解約,戲中的“大鵬”反駁道:“這些年我為公司賺了多少錢!”

可戲外大鵬卻說,甚至都沒有和搜狐公司簽訂分成協議。“從來沒有爭取過這個事,也沒有在里面投資,因為覺得公司一定不會虧待自己。”

不過,戲如人生。電影中的橋段,如今成了現實版的“大鵬離職”。

現實中,雙方和平分手。那句“懷念,感恩,祝福”的前兩個詞,宣告了“搜狐大鵬”時代成為過去時;而“祝福”則像是帶著諸多的不確定在問自己:離開了搜狐的大鵬,還好展翅嗎?

(下載iPhone或Android應用“經理人分享”,一個只為職業精英人群提供優質知識服務的分享平臺。不做單純的資訊推送,致力于成為你的私人智庫。)

作者:張熹 bigmelonxi
來源:微信公眾號:AI藍媒匯(ID:jizhezhan)